舊聞
  新讀
  本欄目由廣州日報獨家與廣州市國家檔案館聯合推出,敬請關註。
  下期預告
  細心的讀者會發現,我在文章里經常提到“屈大均”這個人。這個名列“嶺南三大家”之列的著名學者,憑著對南粵的滿腔深情,寫下了《廣東新語》這部嶺南人文地理百科全書,更難得的是,他既是知名大儒,更是一個孝順母親、疼愛妻子、呵護孩子的溫情好男人。下一期,就讓我們結識一下這個可愛的老夫子吧。
  先正舊事
  蘇軾:一城同飲甘泉水
  為廣州規劃“原始自來水” 有效控制瘟疫
  蘇東坡一直是我非常喜歡的詩人,我不僅喜歡他敏捷的詩才,更喜歡他那份任何逆境都擋不住的生命熱情。王安石力推新政時,他不贊成變革過於激進,因此被歸入“保守派”,大受打壓;司馬光為首的“舊黨”當政後,他又力陳新政合理之處,主張不可盡廢,就這麼兩頭一得罪,他只好被一貶再貶。而他與廣州的緣分,就是在被貶到惠州時結下的。
  1096年,蘇東坡被貶至惠州的第三年,廣州城裡鬧了一場不小的瘟疫,當時的知州王仲敏是蘇東坡的好朋友,給他寫了封信求教。瘟疫擴散的罪魁是不潔飲水,這在當時已是常識,但蘇東坡提出的解決方案卻是革命性的。他建議王仲敏修一條長達10公里的“自來水管道”,先在白雲山滴水岩下“作大石槽,以五管大竹續處,以麻纏之,漆塗之,隨地高下,直入城中”,再在城裡建一個大石槽接水,“又以五管分引,散流城中,為小石槽以便汲者”。這樣一來,“一城貧富同飲甘涼,其利便不在言也”。
  在蘇東坡寫給王仲敏的信中,我看到的不是一個浪漫的詩人,而是一個嚴謹務實的工程師。他就工程經費來源,“竹管”日常檢修養護,以及派駐兵丁把守等細節一一作出交代。這份“原始自來水管道計劃”被王仲敏火速付諸實施,城內老百姓喝上了來自白雲山的“自來水”,瘟疫肆虐的局面終於被控制住了。
  遺憾的是,全城老百姓並不知道蘇學士的功勞,因為蘇東坡再三叮囑王仲敏不要聲張,免得他的政敵得知後,又想出什麼損招來治他,王仲敏果然守口如瓶。不過,以蘇東坡的心胸,別人知不知道,他還真不會放在心上,只有混吃等死,才是他最不能忍受的。
  (原標題:知廣州)
創作者介紹

大少爺

dw18dwxy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