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托身在媒體界的優勢,借力新華社如火如荼的媒體融合發展浪潮,依靠社內各路年輕的“網絡達人”,新華社團委率先進入共青團的e時代,2010年成為全國第一家進駐開心網的團組織,2011年6月在新浪微博上開通“新華新青年”官方微博,在新浪全國共青團微博影響力風雲榜上最高排名進入前三名。2012年以來將重心轉移到青年更加聚集的微信上,先後創辦了“我愛問社女郎”、“新媒體 新啟蒙”、“新華青年京昆曲社”、“Fun團”等社團和活動微信公共號,並於2014年6月作為首家團組織進駐“新華社發佈”客戶端,全方位打造新華社的網上青年家園。
  我們的工作體會是:如果我們只把網絡新媒體僅僅作為共青團工作的一種工具或者手段,那就是停留在“術”的層面,而在互聯網發展已經深入人類生活各個領域併成為經濟社會發展驅動力的時代,更重要的是用互聯網思維來提升共青團工作,在“道”的層面實現轉型升級。
  集成服務:極簡與共享並存
  網絡新媒體為建設服務型共青團提供了一個事半功倍的機會,通過互聯網先進的技術手段可以把共青團的信息、服務、理念、活動、品牌、資源都整合在一起,形成“一條龍服務”和“貼身服務”的產品,讓青年用最少的時間得到最大的收穫,享受到性價比最高的服務。比如運營團組織微信公共號,不僅僅是發佈活動信息起到公告板作用,還可以徵集作品、意見反饋、網絡調查、評比投票、查詢數據,還可以發動大家的積極性和智慧打造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戶貢獻內容)平臺。這就是“極簡與共享並存”的互聯網思維的體現。但是“鍵對鍵”不能代替“面對面”,不能因此就放棄共青團傳統的組織、陣地和活動優勢,要學會O2O(Online To Offline從線上到線下),把網上人氣導流到網下活動中,從而相得益彰。
  有效傳播:善用大數據分析
  共青團利用互聯網做集成服務,不是為了服務而服務,目的是為了在青年中傳播黨的主張,鞏固和擴大黨執政的青年群眾基礎。以往單向度的傳播方式,很多時候不知道受眾是否接收到共青團傳播的信息,更不瞭解受眾是否認同這些信息背後的思想主張。互聯網的優勢就是數據化,以微博為例,粉絲量、閱讀率、轉發量、評論量甚至高頻詞都有數據可查,數據分析也已經做到實時化、智能化、直觀化,可以根據即時反應調整我們的傳播策略,提高傳播效率和效果。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青年“用鼠標投票”的結果就是“倒逼”共青團工作更加現代化、科學化、精細化,在制度規劃、政策設計和活動策劃中減少“拍腦袋”決策。在實際操作中,一方面要化整為零,適應互聯網碎片化閱讀的規律,把“大道理”轉化為“小故事”,把有意義的思想變成有意思的文化產品,另一方也要化零為整,站得更高、看得更遠,在青年感興趣的話題、活動中總結提煉出正確觀點和思想精華,引導青年理解人生“大道理”,把有意思的事做得有意義。
  用戶至上:高度重視用戶體驗
  這是互聯網思維的核心,其實就是共青團所說的“以青年為本”的網絡版。人類歷史上每一次科技進步都會伴隨著思想解放的大潮,互聯網在一定程度上會顛覆我們傳統的思想政治工作模式——不再是我們做什麼菜,就讓青年吃什麼,我們說什麼,青年就必須信什麼,而是要讓我們希望青年接受的思想以青年愛聽的話、愛乾的事的方式表達出來。甚至更進一步,像喬布斯一樣,在研究需求的基礎上創造需求——在對青年喜好和需求深度瞭解和精準把握的基礎上,先行去設定議題,創造風尚,引領青年。在互聯網時代,共青團工作做得好不好,不是由工作本身的意義、功能、重要性決定的,而是由用戶——即青年的心理感受和行為決定的,重視用戶體驗應該成為共青團工作的重要指針。
  平臺戰略:開放、聚合、微創新
  互聯網時代共青團該如何定位自己?是去比拼內容、占領渠道還是研發技術?這些專業的事情還是交給專門的行業去做吧,共青團更應該做的是利用正確的內容、廣闊的渠道、先進的技術和成熟的產品,打造大大小小的網絡平臺,讓青年在這個平臺上自由而平等地創新、創業、創優,讓各種以青年為目標群體的資源在這個平臺上進行科學有效的積聚和配置,讓正能量在這個平臺上聚合併傳播。實施平臺戰略要求有開放的精神,擁抱所有的合作伙伴,甚至接受去中心化的管理模式;有微創新的勇氣,鼓勵各級團組織發揮主動性,小處著手,快速迭代,乃至不斷試錯,因地制宜不斷進行微創新;有粉絲經濟的頭腦,把潛在用戶激活成有效粉絲,通過與有效粉絲的互動發展活躍粉絲,在活躍粉絲中培養核心粉絲,通過粉絲的自傳播,再影響和聚合更多的青年,形成良性循環,提高青年對團組織的黏性和依存度。
  (作者系新華社團委幹部)  (原標題:用互聯網思維提升共青團工作)
創作者介紹

大少爺

dw18dwxy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